喵呜奈纳

【贺红】贺天特烦恼。虐,he

想到了一个人,在无底线的为他好,但是他不珍惜。

尤深:

短篇,一发完。脑洞来自电影《夏洛特烦恼》


贺天特烦恼。

         凌晨四点十五。
         贺天盯着红毛熟睡的侧脸不知不觉蹙了眉。半拉的窗帘遮不住城市繁华的霓虹灯,折射来高层已经微弱的灯光铺在红毛露在被子外的光滑脖颈,上面布满了自己今天晚上印上去的红痕。不得不否认红毛失去意识时放松了眉眼的模样的确很好看,一头张扬的红发衬着白皙的皮肤静悄悄的乖乖躺着。
      黑发男人怔了怔伸出手想像平时一样伸出手揉乱那一头刺啦啦的红发,最后轻轻叹了口气在人额头上留下一吻走去阳台抽烟。
       他打算明天和红毛提分手。没有其它原因,因为不够爱,总觉得这么拖下去枯燥无味。只是贺天这些年来身边陪伴的都是红毛,再怎么薄情的人也做不到立马下定决心。
       可贺天有个不算秘密的秘密,他忘不了见一,那种从少年时期留下来的感情浓厚的可怕,时间没把它冲淡反而是将它酿成一坛沉香埋在贺天心里。红毛大致清楚这个秘密,现在的他磨掉了年少青涩的暴戾模样,不拆穿不强求,安定的和贺天一起生活了十年,哪怕心里明白贺天喜欢见一。
       直到烟灰掉落在手上贺天才回过神来,整个人靠在阳台扶手上按了烟蒂转身回了房间。
       奇怪的是红毛不在床上,被子凌乱可是明显只有他的那一边有躺过的痕迹,连床边两人一同去买的两双情侣拖鞋都齐刷刷不见了,窗外太阳升起逐渐照亮了整个房间。
       所有关于红毛的东西都消失了,在他去阳台抽烟的那十几分钟里。贺天挑挑眉却不惊讶余光瞟到自己书桌上一堆书本终于疑惑起来。
       高中语文?这种十年前的课本他毕业那年让红毛全扔了,没想到这家伙还保存的完好今天才又拿出来,他翻开第一页企图找些高中还和见一同校的感觉,上面是自己写的工整的字体贺天。
        唇角不自己勾起继续翻书,没过两页贺天就诧异起来,他中学的书本明明布满笔记全是重点,这本书上却干干净净几乎什么都没写。他很确定这是他的书,但又不是他的书。
        管他呢,也许是红毛的恶作剧,一觉起来他就会憋不住自己回来,顺便把这一堆书处理了扔掉。
一。
         贺天发觉自己穿越了。
         本来以为是红毛的戏弄不想却一大早就被自己设定的闹钟惊醒颇带脾气砸了那个用了很久的小闹钟,他摇摇晃晃起床在家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红毛的身影,诧异之余淡淡松了口气。
        难不成红毛知道自己要和他提分手所以主动走了?贺天挑挑眉毛勾唇笑了暗自又是对红毛那所谓的自尊心鄙夷了一番。他很好奇过了那么多年红毛怎么还是不明白,付出换不回爱情,他是如此,红毛也是如此。贺天早就清楚了这个道理对见一不再渴求,乞求来的爱情还不如远远的看着。他能爱着见一同时床上滚过流水般的美男,但红毛却死守着他贺天本本分分的生活。
        洗漱完毕以后已经十点多了,贺天打开衣柜本打算拿套西装去公司转一转,但衣柜里的衣服着实惊悚。清一色的全是校服。
         一向高冷如贺天也不得不一脸懵逼了。
         什么情况?红毛这玩笑开过了吧?十五分钟把那么多东西都换了真的可能吗?就为了给他一个回到过去的玩笑?
          他掏出手机。是十年前的款式,大屏薄身的iphone6。这下贺天真的慌张起来急急忙忙解了锁。主屏幕是他和见一的合照,照片上的金发男人不情不愿被他拉着拍了这张照片。
        红毛不可能找到这张照片,也不可能知道。
        贺天觉得自己宛若一个智障,这情况分明就他妈穿越了啊还胡思乱想了一大堆简直就是傻逼。
       他勾起唇角很高兴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泡见一的机会,翻了翻手机发现还没有红毛的电话,大致回想一下估计还没到自己把对方拉回家强制做饭的时候。
       这一次他决定不招惹红毛,带些愧疚以及兴奋,他了解红毛是个心底温柔体贴的人,不必要再和他纠缠在一起让两个人都难受。
        哪怕让两人之间不多的那些美好回忆从不存在。


二。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贺天盯着那一头张扬的红发忍不住凑上前去一通乱揉。太阳底下那人许久未见的凶狠表情很容易便挑起了自己的施暴欲,他把自己曾经决定过的不招惹抛的干干净净,心理乐观的想只要不上床欺负欺负又能怎样?
        他内心总是带着歉意,下手揍得时候眼前总是浮现这人未来温和待人的模样。不了,他肯定再也看不见红毛对他微笑的模样,贺天不在乎。这次我清楚见一心动的所有原因知道他什么时候最需要怀抱,一定能泡到他,他想。
          拳头落在红毛身上的时候贺天丝毫没注意到他脸上的苦笑。
三。
          红毛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一个对他一点也不好,心里还带着另一个人的男人。他把喜欢藏在心里不让人窥探,偷偷摸摸的以为不露痕迹可是对方对他不时亲昵的表现,让他有些恍惚。
         他决定要说出来。
         当他感觉浑身都别扭,故意把人叫到隐秘的小花园开口那一瞬间就被人堵了回来。
         贺天说抱歉,他和见一在一起了,在不同的世界他选择过自己一次,他们不适合。
         红毛听不懂他说的话,嘴唇哆哆嗦嗦半天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倔强的憋回了眼泪用红通通的眸子盯着人,硬勾起一个笑容给他转身跑了。
         贺天看着那个似曾相识的笑容晃了神,伸手抚上自己左胸的位置。
         印象中他伤了多少次红毛的心不曾在意,对方扯出这副表情咽下所有句子看着他的时候他都觉得烦躁无比。
        可是现在贺天很难过,过了今天他们彻底不可能有交集,他自己选择的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他放弃了红毛,从一开始就不选择。
四。
         好不容易哄睡了见一的贺天打个哈欠转身回了书房继续工作,他揉揉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个一头红发的男子勾唇笑的温和,情不自禁伸出手想要触碰那人的肌肤。
         贺天硬生生收回了手。
         距离最后一次真正见到红毛已经五年了,现在的他事业爱情双收理应正是幸福的时候,可他偏偏犯贱似的对红毛的记忆越来越深刻,想忘都忘不掉。
         啊不对,那些回忆不曾发生过,应该叫做臆想。贺天臆想着红毛和他一起度过的日子,忽然红了眼眶。
         他是个混蛋,把那个那么爱自己的红毛丢在未来,重新再来一次的时候甚至根本不选择相偎相依了十年的恋人。
         现在后悔顶个屁用,他活该。
五。
         红毛围着围裙拿着锅铲急匆匆的跑去开门,本以为是妻子带着儿子回家了不想却迎面撞进了个结实温暖的怀抱。
         贺天胡子拉碴眼下乌青,他埋头进了红毛肩窝深深的嗅了一口气,手臂紧紧的把人箍进怀里。
         过了半晌红毛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邀请他进门,样子、语气都不曾改变,甚至端出一锅和从前同样味道的炖牛肉一脸自豪的说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独家味道,他在餐馆都吃不到,不知道合不合贺天口味。
         贺天笑着接过筷子夹了一块又一块,机械的重复咀嚼的动作模糊了眼眶。我想念你这道菜想了好几年,他想。
        临走的时候贺天拥抱了红毛很久很久,比他在另一个时候的任何一次拥抱都长的多,他呢喃似的告诉红毛他对不起他,告诉红毛他和见一分手,告诉红毛他一直以来不敢说的“臆想”。
         红毛拍拍他的肩膀动了动嘴唇什么都没说。直到妻儿回家时才抱起儿子对着贺天自豪的介绍,红毛的妻子自然的挽起袖子用招待客人的礼节对待贺天,小孩子对着他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贺天逃也似的,匆匆忙忙告别离开了红毛充满温馨的家。他好像亲手把了自己爱的人推开了,现在后悔莫及却无能为力。
          他把他的红毛弄丢了。
六。
         贺天躺在病床上,想要把坐在床边的红毛拥入怀中,却连抬起手臂都很困难。
         那次从红毛家回来以后他颓了两年,抽烟喝酒从不节制甚至盼着有一天自己能生病死了去。当他拿到肺癌确诊证明的时候甚至还松了口气拿出许久不见的贱品性要求红毛过来照顾他。
         他每天都给红毛讲他们曾经一起经历过的日子,每一次都近乎崩溃的握着红毛的手一遍一遍的说对不起。
         贺天后悔了,自己一点一点创造的未来他一丁点都不想要了。他嫉妒,他嫉妒红毛的妻子取代了自己这些年来陪伴在红毛身边,嫉妒红毛有个可爱天真的儿子。
         这都是他一点一点造成的。他活该。
         红毛替呢喃着入睡了的贺天掖好背角转身打算回家,连接在贺天身上的心电图机却突然发出凄厉刺耳的声音。
          是时候结束了。
          贺天最后一眼看见红毛惊慌的朝他扑过来,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
七。
           贺天猛地睁开眼睛,浑身是汗满脸泪水,他诧异的瞄了眼墙上的挂钟显示的四点十五,愣了十秒钟后缓缓扭头。
          红毛安安静静的躺在他身边,呼吸均匀,颈侧还留着他们欢爱的痕迹。
          那些红毛离他远去的回忆,都是假的,一个不切实际的梦。
          贺天抹去了脸上的水渍喉头哽咽紧紧抱着红毛,力道大的像是要把他摁进怀里。
          他还在我身边,一直都是属于我的。
          贺天勾了勾唇角表情柔和下来,凑人耳边轻轻启唇。
           “我爱你。”


end

评论

热度(306)